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乘龙佳婿 > 第五百四十四章 请君同参观

乘龙佳婿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乘龙佳婿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五百四十四章 请君同参观

    朱莹正在海淀赵园中大宴宾客的时候,轻车简从的皇帝也驾临了张园。

    尽管皇帝从前就很喜欢白龙鱼服,微服出游,甚至为此曾经遭遇过业王之乱那样的动乱,但他还是难改这个习惯。只不过他如今稍稍谨慎了一点,出行前往往会做好万全准备,带上足够的高手,同时在沿路布置足够的警备。但是,大臣宅邸他还是去得相当少的。

    因为每次出去,如果去这家不去那家,很容易引来人心不安,过度解读。即便赵国太夫人是他的姨母,他这些年光顾朱家的次数也屈指可数,大多数时候也就是微服街头闲逛。所以,这张园从前是皇家园林的时候他还来过一两回,如今归了张寿,他却还是第一次来。

    他一进门就看到吴氏正在院子里诚惶诚恐地迎接,压根连头都不敢抬起来,想到张寿当初头一次见他就不怎么怯场,他不禁微微一笑,随即就打趣道:“安人不用心怀畏怯,朕特意挑张寿不在家的时候,就是为了避免有人发现朕悄悄到了他家里来,走漏了风声。”

    吴氏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是好,顿时只能讷讷称是。

    她只是在早上听出门的张寿说过,皇帝最近兴许会到家里来参观地下工坊,而且安慰她若是皇帝来了,只管平常心相待,可她怎么都没想到,张寿就这么匆匆去国子监九章堂了之后没多久,她之前见过几次的花七竟然亲自来了,告诉她皇帝即将驾临!

    虽说知道皇帝素来对张寿另眼看待,但那毕竟是人人敬畏的当今天子,如今完全没心理准备的她压根不知道该怎么答话,更不知道自己是该陪着,还是该告退。

    毕竟,她虽说跟着张寿去工坊中看过几回,但一来那种太过嘈杂和灰大的环境很不适合多呆,二来……那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她看不懂,更没法对皇帝好好解释!

    如果换成其他女人,一定会尽量掩饰自己的无知,但吴氏却很有自知之明,此时终究是吞吞吐吐地对皇帝解释,道是自己并不怎么明白那工坊中的东西。皇帝对此早有心理准备,当下反而还温言宽慰了两句。而跟在他身后的四皇子,那就更胆子大了。

    “吴娘子你别怕,我父皇人很好的。再说是老师请父皇过来随便看的,他肯定很有把握。就算真的出了纰漏也没事,这又不是造大船造火炮造火铳,万一就算有事也……哎哟,父皇你干嘛打我!”

    脑袋上挨了捶的四皇子委屈地捧着脑袋抬头,见自家父皇正吹了吹拳头,对着他似笑非笑,他顿时打了个激灵,醒悟到自己竟是犯了最不该犯的乱说话这错误,赶紧闭了嘴。

    而皇帝对四皇子的这一捶,四皇子那眼泪汪汪哭丧着脸的表情,却货真价实吓着了吴氏。她竟上前拉过四皇子,揉了揉他的脑袋,又连声问他疼是不疼,见四皇子呆呆地看着她,好半晌才赶紧摇了摇头,她方才如梦初醒,意识到那不是张寿,赶紧松开手屈膝行礼。

    “皇上,臣妇就是看不得孩子受委屈……”话出口之后,她又觉得自己简直不会说话,登时一张脸涨得通红,好半晌才语无伦次地说,“都是从小带阿寿时的毛病……”

    四皇子恍然醒悟,赶忙正要替吴氏求情,却只见父皇已经哑然失笑,立时闭上了嘴作老实状。而皇帝正笑着对吴氏说不妨事,就在这时候,却听到门外传来了两个人的说话声。

    “今天外头这巷子怎么连个车马都没有,反常得很!要不是门前没有停着什么车马,我还以为有大人物上家里来了!”

    “别口口声声家里,这是张园,人家张博士的家,可不是你宋混子的家!在人家家里蹭吃蹭喝蹭住,还一副心安理得的样子,也就只有你宋混子了!”

    “乌鸦嘴你还好意思说?你难道不是蹭吃蹭喝蹭住?我好歹还能下庖厨帮人家做点吃的,你呢,你都干了啥.?让你给我打下手,你还动不动说什么君子远庖厨……你小子那分明是眼高手低,今天糖水没卖掉都是你害的!”

    四皇子听得忍不住想笑——这是说相声的吗?彼此之间还给各自起了绰号,他就没见过这么逗的人!此时此刻,他早就忘了其中一个声音他听到过,那就是当初在国子监九章堂前还质疑过自家三哥的方青。

    皇帝从来人的话语中间听出其中一个是宋举人,却不知道另一个是谁。他冲着一旁花七努了努嘴,就只见花七顺手一捞,直接挟起四皇子就悄无声息地避入了吴氏身后的正堂中。

    于是,等到外头两人并肩进来,皇帝身边只剩下了一个完全一头雾水的吴氏。见两个年轻人看到自己之后,那瞠目结舌的样子实在很有趣,他见宋举人身边那个年轻人果然面生,他就笑呵呵地说:“宋混子,好久不见了。你这绰号乌鸦嘴的朋友是谁,不给我介绍一下?”

    方青目瞪口呆地再次看到了一身便服的皇帝——之前在御厨选拔大赛的复赛上,他因为早早就被人驱赶进了大棚,所以压根没能看到当今天子,但问题是,他最初在九章堂招新时已经见过了当时亲自莅临的皇帝!可此时此刻,皇帝仿佛不认得自己,他顿时如释重负。

    以为皇帝应该不记得九章堂那回事了,此时又自称我而不是朕,当下他忍不住大胆说道:“我是宋兄同乡旧友方青,本是不值一提之人,只乌鸦嘴三个字是宋兄戏称,他才是真嘴贱!”

    宋举人简直被方青这番话给气炸了,当下恼火之极地叫道:“乌鸦嘴还敢说我?你这张嘴把人家富户当豪奴,把人家小孩子说哭,没事就会找茬,还当着皇……皇……”

    他本想骂方青当着皇帝的面还颠倒是非黑白,可看皇帝这衣着就恐怕是微服出游,再加上被皇帝那仿佛很轻淡的眼神就这么一瞥,他只觉得自己那下半截话就直接噎在了喉咙口。急中生智之下,他迸出了一个不经大脑的称呼:“还当着黄世伯的面信口开河!”

    黄世伯……

    别说吴氏此时那张脸犹如见了鬼似的,方青差点没瞪出眼珠子,就连宋举人自己也差点没咬到舌头。在发现自己竟然迸出了黄世伯这么一个称呼之后,他自己简直恨不得掐死自己。

    无论是叫黄老爷,还是黄大人,又或者黄将军……反正什么称呼都比黄世伯要好!人家是皇帝,什么时候成他家世伯了?而且,方青应该在国子监见过皇帝的,他还瞒什么?

    而皇帝眉角和嘴角都抽搐了一下,见宋举人那一脸可怜巴巴的样子,他突然觉得和人计较太丢脸,却是似笑非笑地说:“小宋你身为举人却好庖厨,我也懒得说你了,可跑到别人家里却一住就是这么久,这倒是真的闻所未闻。听说你还挨了家里叔叔一顿打?嗯,活该。”

    宋举人生怕方青那张嘴再胡说什么有的没的,慌忙把头点成了如同小鸡啄米:“是是是,我也在深刻反省,黄世伯你千万别生气,我是该打,是该打……”

    方青见宋举人表现得谦恭到甚至有些谦卑,他虽看不上那点头哈腰的样子,但想想皇帝亲自莅临张园,自己这个外人就别杵在那了,当下就拱拱手道了一声学生回房读书了。可他还没来得及走,就只见皇帝竟是突然伸手拦住了自己。

    直到这时候,他方才看清楚,皇帝须发乌黑,一缕小胡子微微翘起,显得颇为神气,人举手投足之间不像某些自命不凡的人似的装模作样,而是带着几分自然。

    而紧跟着,他就听到皇帝说出了一个让他怦然心动的邀约:“既然你们正好撞上,那算你们运气好。今儿个张寿邀请我来参观他工坊里新做出来的摆钟,你们俩要不要一块来?”

    宋举人深知皇帝那戏弄人的脾气,此时恨不得离远一点。然而。张寿家里有个秘密工坊,这事儿他也听很多人提过,可住在这里却一直都无缘一见,心中却还是很想一探究竟的。此时此刻,他在心里犹豫再三,最后还是禁不住诱惑。

    当然,方青早就抢在了他的前面,直接答了一句固所愿也,不敢请耳,听得他直在心里埋怨书呆子。可他还不好当面点醒那个乌鸦嘴,只能干笑点头答应。

    吴氏见皇帝要带两个举人去张寿那工坊,虽说有些意外,但到底没有多说什么。她自忖自己跟着去不合适,可放眼家中,她一时半会找不出放心的人选带路,正着急时,她就看到外间一个少年兴冲冲地跑了进来。

    “娘子,公子让我赶紧回来,说是要带贵客参观工坊?”

    小花生此时别提多高兴了。就他跟着张寿这么久,那座传说中的工坊他也就去过几次,没想到今天张寿竟然让自己带着人去参观!他是认识宋举人和方青的,此时笑着冲两人拱手算是行了礼,随即就看向了皇帝。可看到皇帝的容貌之后,他竟是忍不住狐疑地问了一句话。

    “这位贵客,我从前是不是在哪见过你?”这人长得和那个倒霉的大皇子好像挺像啊!

    宋举人此时已经是连吐槽的力气都没了,赶忙上前岔开小花生的话题。好在人显然也对皇帝这位贵客没有太大的兴趣,讪讪然道了个歉后,就上前对吴氏行礼说道了两句。

    吴氏知道张寿素来对小花生还算信赖,可刚刚人一回来就冒冒失失说在哪见过皇帝,她当然没法彻底放心,连忙拉着人千叮咛万嘱咐,言外之意就是让人千万恭敬对待这位贵客。还没等她确保小花生听懂了自己的话,皇帝就已经一把将小花生拉过去了。

    “好了,安人你就放一万个心,我又不是计较礼数的人……小花生,你快带路吧,我听张寿说过你,道是年少能干,还有一口好嗓子,唱诗比背诗厉害!我有两个不够聪明的儿子,你回头也教教他们?”

    被花七牢牢按在厅堂中的四皇子都快气炸了。倒不是因为父皇拿小花生和他比,是好不容易跟着父皇出来这么一次,这会儿父皇要去工坊宁可带几个外人,竟然不带他!

    可他眼睁睁看着父皇跟在小花生后面,还带着两个跟屁虫,却偏偏不敢随便乱出声——刚刚就已经挨过父皇的捶了,此时他要是乱说话,天知道回去之后父皇会不会狠狠收拾他?父皇娇纵他和三哥的时候,那是真的宠得很,可他们一旦犯了过错……

    父皇打得也真是狠,那巴掌直接冲着屁股打下来,他都不记得儿时淘气之后被打得哭爹喊娘多少次了,反正肯定比三哥多!

    四皇子素来心思狡黠,此时不由得小声哀求花七道:“花七叔,你行行好,让我也跟去见识见识行不行?我好容易跟着出宫一次,我还等着回头和三哥去好好说说今天到张园来看到的东西呢!再说跟着父皇的方青和宋举人不都认识父皇吗?我跟着有什么关系!”

    花七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双掌合十就差没拜一拜他的四皇子,突然想到小时候的朱莹也这样喜欢讨价还价,不由得屈指轻轻弹了弹小家伙的脑门。见四皇子躲都不躲,就是眼巴巴地盯着自己,他就笑呵呵地说:“你就算不求,我也会带你去的。”

    “啊?”四皇子顿时傻了眼,可他还来不及生气,就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他慌忙探头往外张望,见院子里只剩下了还没走的吴氏,父皇和那两个传说中寄住在张园的举人早就跟着小花生不知道上哪去了,他登时为之大急。

    “那花七叔你干嘛还拦着我,父皇他们都走了!”

    “听说阿六那小子还背过你?”花七答非所问地问了一句,见四皇子愣了片刻方才点了点头,他突然一把抓住这小子,轻轻巧巧把人往后一抡,竟是把人直接背了起来。随着他一阵风似的飞掠了出去,这才头也不回地问道,“阿六那小子的速度,比我快还是比我慢?”

    四皇子最初被那极快的速度给吓了一跳,等听清楚花七这问题,他才一下子兴奋了起来,竟是忘乎所以地大叫道:“六哥比你快!”谁让你刚刚非要吓我!

    可话音刚落,他就只觉得花七那速度陡然之间暴增,那迎面吹来的风竟是呼呼作响,因而,当他察觉到整个人陡然急坠,再发现眼前突然一片黑暗时,竟是惊得连叫嚷都忘了,只知道牢牢抱紧了花七的脖子,浑然不知道换个人背他,此时绝对会被他掐死……

    
乘龙佳婿》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heqike.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