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东厂恩仇记 > 第十七回:身处绝境

东厂恩仇记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东厂恩仇记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十七回:身处绝境

    存义以小童的身份混进了怡春院,他为人勤快,端茶递水把客人伺候的心花怒放。老鸨见存义机灵乖巧,心中十分喜欢。她告诉存义卖力干活,要介绍一个大人物,与他认识。存义心中暗喜,脸上不动声色。

    孙云鹤这几天一直与头牌姑娘夏荷打得火热,存义外出帮客人购买小饰物时,也自掏腰包帮夏荷买些女红,所以夏荷为存义也考虑他能有个出头之日,一个孩子屈身这种地方,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在夏荷的安排下,孙云鹤答应见存义,让他试着来服伺自己。起初孙云鹤担心存义年幼,一番简单的试练,发现这个孩子聪明伶俐,非常讨人喜欢。

    韩爌见到存义接近了孙云鹤,他的心中十分高兴,催促他尽早动手。存义本对孙云鹤这种恶人恨之入骨,但是采用下三滥的手段,去谋害他的命,存义无论如何下不了手,况且夏荷对自己颇为照顾,孙云鹤被算计,首先就会怀疑夏荷。

    存义将自己的想法告诉韩爌,他告诉存义,可以迷惑对方,在怡春院的饮食中做手脚。存义明白了韩爌的意图,韩爌告诉存义,自己会在适当的时机出现。

    当天晚上,孙云鹤一边听夏荷唱着小曲,一边细斟慢饮。突然他觉得自己的肚子一阵绞痛,额头上冷汗直流。夏荷这时也是腹痛难忍,粉红的娇腮满是银珠。

    孙云鹤捂着肚子说道:“夏荷,这酒菜有问题。”

    他的话刚说完,存义打着滚,翻进了屋里。孙云鹤忍受着问存义,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存义说道:“回大人的话,有人在饮食中做手脚。”

    孙云鹤大骂道:“哪个无耻之徒,设计陷害老子。”

    他的话音刚落,一个黑衣人从窗户飞身跃了进来。

    夏荷见这个黑衣人,手持一柄鬼头刀,气势汹汹站在自己面前,吓得失魂落魄。

    孙云鹤说道:“你是什么人?”

    蒙面人恶狠狠地说道:“你不是想问,谁陷害你吗?现在你得到答案了。”

    孙云鹤指着蒙面人说道:“我与阁下,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何苦要这么对我。”

    蒙面人把钢刀将在孙云鹤的脖子上,厉声喝道:“放屁,谁说咱们之间没有仇,你们抓了我的结拜兄弟,这笔帐不找你算找谁算?”

    孙云鹤忙问蒙面人,谁是他的兄弟?

    这一问方知,蒙面人是为刘侨而来。

    他告诉蒙面人,追杀刘侨都是魏忠贤和田尔耕的主意。蒙面人口中历数孙云鹤的罪状,说他也是为虎作伥的帮凶。

    孙云鹤听了辩无可辩,他在心里暗骂魏忠贤和田尔耕,缺德事做尽,现在有了报应。

    蒙面人告诉孙云鹤,他若是想活命,就要把押解刘侨的消息,如实的告诉他。

    孙云鹤哀求蒙面人,自己要是将此事说出来,魏忠贤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蒙面人警告孙云鹤,他要是现在不说,就等着三天后肠穿肚烂而死。

    孙云鹤惊问蒙面人:“你往我的酒里下毒,为何还要害别人?”

    蒙面人解释,凡是与你有关的人都该死。

    听了蒙面的话,孙云鹤的心彻底凉了,他无从选择,只好答应蒙面人的要求。

    蒙面人给了存义他们三人,半粒白色的药丸,他说道:“这是三日烂肠散的解药,你们先服下去。剩下的半颗解药等救了刘侨再给你们。”

    夏荷哭着对蒙面人说道:“他们做的缺德事,不关我的事呀,为什么让我遭这份罪。”

    蒙面人不耐烦地说道:“你最好烧香拜佛,让这狗贼把我兄弟放了,不然你们全都没命。”

    夏荷口中不停地埋怨孙云鹤,孙云鹤皱着眉头说道:“一边呆着去,净在这里给我添堵。”

    回到指挥使府,孙云鹤千方百计探听押解刘侨路线和人员配置,这个家伙知道名单之中没有自己的名字,心中感到事情变得棘手起来。

    如果不能将刘侨安全地交到蒙面人的手里,那半颗解药就拿不到。

    孙云鹤想:必要的时候,杀一个跟随押送的锦衣卫,扮作他的模样伺机帮助蒙面人。

    计划已定,孙云鹤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蒙面人。

    韩爌收到讯息,哈哈大笑:“存义贤侄,孙云鹤那家伙怕死,已经完全听从我们的安排了。”

    存义也笑着答道:“叔父用面粉的药丸,孙云鹤竟认为是解药。”

    韩爌点了点头,他对存义说道:“本来这次营救计划,我还担心咱们的势单力薄,现在魏忠贤那老贼做梦都想不到,他们中间出现了内鬼。”

    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存义将自己这边的情况,告诉了驿站中的茂兰,只待他们这边成功后,就对指挥使府的那些马匹下手。

    田尔耕看了附近的地图,路线中别的地方都不担心,唯独黑龙岗这个地方,两边都是险峻的山嶺,一条峡谷曲折绵长。倘若有强盗在此埋伏,堵住前后出口,那么自己纵是武功高强,也难以逃脱被杀的恶运。

    想到这里,田尔耕一双贼眼乱转,他对众人说道:“这个路线不妥,你们再寻个押解路线回京。”

    众侍卫辛苦访寻的路线,就这样被田尔耕否定了。他们心有不甘,一起苦劝田尔耕。

    可是田尔耕根本不听众人解释,他以这里恐有埋伏为由,坚持改变押解路线。

    一旁乔装窥听的孙云鹤,见田尔耕改变路线,不由得暗暗叫苦。

    这个狡猾的恶贼,想让他上当,真是太难了。

    孙云鹤真是无计可施了,他心中一声叹息,自己的命就要终结。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正当孙云鹤感到绝望的时候,田尔耕收到了魏忠贤下达的命令。信上要求田尔耕,即速将刘侨押解入京不得有误。

    田尔耕知道时间紧迫,另择路线的想法看来行不通了。他将随行待卫唤来,从警告他们,不许向任何人透露行军路线,走露风声者杀无赦。

    孙云鹤马上将田尔耕不日将抵达黑龙岗的消息,告诉了蒙面人。

    存义韩爌二人,获知此消息,即刻到黑龙岗去埋伏。

    田尔耕骑着追风驹,走在前方压阵,渐近黑龙岗的时候,孙云鹤悄悄放出袖筒中的血蝎雾放了出来。一时烟瘴弥漫,连同田尔耕在内,锦衣卫们全都倒下了。

    蒙面人趁此机会,打开囚车,劈开镣锁。他拉着囚犯的手说道:“兄弟,你受苦了。”

    存义也说道:“此地不宜久留,快走。”

    这个时候,一个人拦住他们的去路,原来是孙云鹤。

    他对蒙面人说道:“我的解药呢?”

    存义答道:“我们为了防止孙大人,解了毒会加害我们,那半颗解药我们留在客栈了。孙大人不妨去找掌柜。”

    孙云鹤对存义说道:“好个古灵精怪的小崽子,以后最好不要再让我见到你们。”

    存义笑着对孙云鹤说道:“我也与孙大人想法一样。”

    存义方转身之际,背后猛然中了一掌。他立刻口吐鲜血,趴在了地上,而蒙面人韩爌的后心,也中了一刀。他回身一望,原来是刘侨。

    他指着刘侨说道:“你为什么这么做?”

    刘侨一声狂笑后,撕破了脸上的人皮面具。

    田尔耕面带狞笑地说道:“九千岁深谋远虑,知道有人会救刘侨,所以将计就计,用假刘侨引你们自投罗网。杨衰,你去对付那两个受伤的,我要亲宰了孙云鹤这个叛贼。”

    杨衰走到韩爌面前,举掌说道:“受死吧。”

    他方欲动手,一阵清雅的琴声响起,一个风姿绰约的书生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杨衰大怒,举掌朝着书生劈了下去。
东厂恩仇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heqike.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