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东厂恩仇记 > 第一百三十七回:冰洞疗伤

东厂恩仇记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东厂恩仇记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百三十七回:冰洞疗伤

    命悬一线、玉凤苦求天山老怪未果,迫不得已之下只得求助白雪峰。白大侠得知存义伤重命危,心中也是焦急万分。是以二人火急火燎地来到老怪的山洞前。

    既使是故友来访,天山老怪一如往常,丝毫也不给霜雪剑客白大侠面子。二人徒然的在山门口侍立半天,也不见里面有人应声。“岂有此理,居然见死不救。”白大侠心头的无名业火蹿起,他让玉凤按照他所传授的内功心法打坐调息,而他则意凝神宇、气冲八脉,以朔雪回风的内功,运足了掌力震向洞门。

    只见一股排山倒海的内力形成巨大的冲力,在洞门上回旋激荡。接着洞门四周开始地动山摇起来,尘烟四起、瘴雾弥漫。天山老怪在洞里按捺不住,推开石门冲了出来。

    “雪峰老鬼,你想把我的洞门拆了不成?”老怪一面摇头晃脑抖擞尘土,一面怒气冲冲地对白雪峰狂吼。白雪峰面无表情,用冷冰冰的语气说道:“天山老怪,枉你常以侠者自居,今天杨少侠性命垂危,你竟然置若罔闻,简直是沽名钓誉。”

    面对白雪峰的直斥,天山老怪怒目横眉的回答道:“雪峰老鬼,并不是我想救,而是紫嫣姑娘不让救。”一听此言,白雪峰轻“哼”一声,继续对天山老怪冷嘲热讽道:“一向目中无人的天山老怪,居然会对一个小丫头伏首贴耳,传扬出去也不怕被江湖中人耻笑。”

    天山老怪面露微笑,对紫嫣的厨艺大加褒扬。白雪峰此时方知,天山老怪原来是担心得罪紫嫣,没有给他烧饭。似此等自私自利的想法,白雪峰当然不会客气,是以二人的火气越来越大。多说无益,不如在拳脚上见真章吧。天山老怪左脚向前一探、右脚屈弓,眼放冰魄光、俯身似熊罴,他碾步压马,使了一招月下摘桃,飞身一跃来到白雪峰的头顶之上。

    二人掌掌相对,天山老怪将内力源源不断地掌上输去。白雪峰四平八字马,使身体稳如磐石。他含胸拔背、吐纳敛气,一招南天立柱,亦将全身的真气聚于涌泉,接着他猛然一推,将天山老怪震了出去。

    老怪倒退几步,用惊怔的眼神看来看白雪峰。随后他嬉皮笑脸地对白雪峰说道:“雪峰老鬼,真有你的。我甘拜下风,现在要我可以回去了吧。”说罢,扭身转步就要往洞里走。

    白雪峰魅影随形,抢在天山的前面将他拦了下来。他的咄咄逼人,令老怪生起气来。他将雪纱罩衫扔在地上,摩拳擦掌的扑向白雪峰。二人扭打撕扯,在地上滚来滚去,弄得浑身上下脏兮不堪。

    玉凤见两位老前辈互不相让,恐担心他们争执下去,难免有所损伤。连连出言劝阻。可是两个倔老头谁都不肯退一步,是以对玉凤的话充耳不闻。

    此时存义突然全身充盈霜雪之气,身子不停地颤抖起来。玉凤温言暖言的呼唤他,存义口中呓语不断。玉凤啜泣着大喊道:“白前辈,您别打了,快来看看存义哥哥。”

    二人同时向玉凤这边张望,白雪峰看到存义的伤势又加深了一层。打出一掌漫天琉璃,天山老怪猝不及防,被白雪峰的掌力震出了丈许之外。还没有等他回过神来,白雪峰脸现愤怒说道:“天山老怪,今天杨少侠若是有差池,我不会与你善罢甘休。”一语言罢,头也不回的奔到存义的面前。这时紫嫣从洞门走了出来,对白雪峰说道:“想让老怪施救也可以,除非上官玉凤此时离开。永远不准再接近存义。”

    玉凤缓缓起身,凝水含露的美目闪现一丝的凄苦,她对紫嫣说道:“紫嫣姐,只要你能救存义哥,我答应你立刻会点苍派,从此以后再也不和存义哥见面。”

    紫嫣瞪了玉凤一眼,继续用生硬的语气说道:“上官玉凤,算你知情识趣。那你赶快滚吧。”一旁的茂兰实在看不下去,他对紫嫣说道:“紫嫣姑娘,你何苦要强人所难、棒打鸳鸯,你知道上官姑娘与存义兄情真意切,为什么要这么做?”

    一听茂兰插言,紫嫣立刻嗔怒起来。她对玉凤说道:“玉凤,这个人再敢多言,我就让老怪离开。”其实她实是以言语恫吓,存义的伤势牵拌着她的一颗芳心。所以看到存义全身冰僵颤抖之时,紫嫣无法抑制内心的焦急,不顾一切的跑了出来。

    玉凤看了一眼存义,心中充满了柔情爱怜,她低头在存义的额头轻轻一吻。带雨梨花般,泪水不住地从娇红的杏腮滚落下来。紫嫣醋意大怒,跺着脚骂道:“上官玉凤你不知羞,竟然当着众人对存义哥……我真替你感到害臊。”

    玉凤抹去眼角的泪水,缓缓回过头来,用坚毅却略带哀怨的眼神看了看紫嫣。接着她亦用冰冷的语气说道:“紫嫣姐,希望你好好善待存义哥,不要与他争吵。”

    紫嫣扭过头去,对玉凤不理不睬。玉凤又一一向白雪峰和茂兰辞别。白雪峰对玉凤说道:“上官姑娘你放心,有老夫在此,一定会保证杨少侠生命无虞。不过点苍派路远迢迢,老夫实在不放心你一个女儿家孤身上路。反正周少侠在此也无事可做,不如让他护送你罢。”

    茂兰点了点头,对白雪峰说道:“晚辈听从白前辈的吩咐。”说完扭头对玉凤说道:“弟媳,咱们走吧。”玉凤抬头看了茂兰一眼,她深知周大哥故意在用此语刺激紫嫣。果然紫嫣脸上愠怒愤恨的神情。

    玉凤对茂兰说道:“周大哥,您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必陪我了。我自己可以回去的。”周茂兰连连摇头,对玉凤说道:“弟媳万万不可,江湖凶险,倘若在路上遭到歹人,教我如何向存义兄弟交代。”

    白雪峰也在一旁劝慰,玉凤再次向白大侠含泪道别。看到玉凤对存义魂牵梦萦,百炼钢,也要成为绕指柔。白雪峰不免连连叹息,他的峻严面孔下,藏着的是一颗炙热的心。

    茂兰护送玉凤回点苍派,权且不说。二人走后,白雪峰对天山老怪说道:“老怪,我们已经履行了诺言。现在就要看你的了。”紫嫣俯下身来,用纤纤玉指抚摸着存义俊朗的脸宠。她柔声说道:“师弟,从今往后,我再也不离开你。”一语言罢 ,将头轻轻依偎在存义的胸前。

    天山老怪在一旁上蹿下跳,用急切的口吻对紫嫣说道:“你想卿卿我我,也要分个时候啊。”紫嫣瞪了天山老怪一眼,对他说道:“赶快治好存义哥,不然以后别想让我烧饭。”

    老怪吐了吐舌头,嘴里嘟嘟囔囔地说道:“还烧饭呢,怕是等情郎好了之后,就要离开我这把老骨头了。”

    白雪峰对老怪说道:“老怪,你我无拘无束何等逍遥自在,等杨少侠的伤势复原了。咱们再斗上三百回合。”

    天山老怪抬头瞪了一眼白雪峰,对他说道:“雪峰老鬼,你的如意算盘敲的可真响,我用真气救人,你不但不助我,反而占这个便宜。”说罢哈哈大笑,白雪峰也是畅然大笑。

    天山老怪和白雪峰将存义抬进寒冰床上,又让紫嫣回到无极门去取无极冰水,回来用天山雪莲为存义熬汤。汤药煎服好了之后,老怪对紫嫣说道:“紫嫣,疗治千里追魂掌的毒,并不是短时间可以见效的。你现在将洞门封锁,我担心万一有人会趁我们疗伤之机,闯进洞里偷袭。”

    他的话音刚落,白雪峰对老怪哼了一声,然后不紧不慢地说道:“天山老怪,想不到你的警惕性还提高。”老怪嘿嘿一笑,对白雪峰说道:“姜是老的辣,这就是行走江湖多年积攒下来的经验。”

    二人调侃一番,天山老怪顶集三花、胸聚五气,凝目盘膝盖坐在存义的面前。他先点住存义的气海穴,以防阴柔的内力郁结,伤损了他的五脏。接着他与存义对掌,将一股真气源源不断地灌入存义的身体。

    只见存义的脸上又是寒凝霜结,浑身颤抖不已。老怪因为真气耗损,额角上不断地渗出大颗的汗珠。白雪峰看到他神情痛苦万状,亦神聚心往、运功小周天。

    老怪看了一眼白雪峰,对他说道:“雪峰老鬼,今天你总算帮我做了一件事。”白雪峰嘴角现出一丝微笑,老怪让他运功打通存义背后的风门、身柱、至阳,三大穴道。

    二位前辈使出浑身解数,对存义展开了施救。雾气缭绕飞升,三人的头上俱是一片的银白。紫嫣在一旁提心吊胆的看着,时间就这样一点一点的流逝。转眼不知不觉已经是天色昏黑、群星朗月的夜幕时分。可是老怪和白雪峰犹如二尊石雕一般,盘坐在原地一动一动。

    紫嫣走近二人,一看他们的脸色,顿时吓得花容失色。老怪和白雪峰俱是面色惨白如纸,且是气息皆无。紫嫣推了老怪和白雪峰,二人像没有了骨头一样,一头栽倒在地。

    存义没有救过来,二位前辈又因此绝气。紫嫣六神无主,呆呆地站立在寒床边上,脸上茫然而无助。
东厂恩仇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heqike.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