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猎谍 > 第七十九章 悠闲

猎谍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猎谍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七十九章 悠闲

    唐城的心中实际一直很纠结,还保留这后世记忆的他,清楚的知道日军进攻中国的大概计划,和战事全面爆发的时间,可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把这些告诉给他人。把一件还没有发生的事情说给人听,很大可能会被他人当成是神经病,但也有可能会成为有心人的目标加以控制。唐城不想做神经病,也不想被人控制,所以他才会一直忍耐到了现在。

    可张江和今天已经告诉他说,调去重庆的调令可能很快就会下来,心中颇感无奈的唐城,这才突然意识到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家人已经被送去重庆,周红妆和张江和也会跟自己近期南下重庆,南京城里再也没有自己的亲人。对于那些可能会死伤在战火和日军屠刀下的同胞,唐城只能在心中默默的说一句对不起,因为就算唐城此刻在城中散布有关南京会被战火波及的留言,怕是也不会有人会相信,毕竟战事还并未发生。

    一件尚未发生的事情,不管你有着何种理由,那些平日里只关注柴米油盐的普通民众,是绝对不会相信的,更何况他们中的很多人,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多年。故土难离,说好听一些是念旧,说难听的便是思维意识在作祟。可唐城对此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所以他现在只能是救一个算一个,许还山便是其中之一。

    唐城不能说这个消息是来自自己后世的记忆,汉斯在南京的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正好给了唐城借口消息来源的便利。不管许还山他们事后如何查找证实,最多只会追查到汉斯的身上,可汉斯却偏偏就是德国情报部门的人。追查到此的许还山他们,也只会认为唐城透露给许还山的消息,是来自汉斯这个德国情报人员的口中,因为唐城和这个德国人是朋友。而这一点,曾经是上海地下党组织外围成员的周红妆就能证明。

    为了制造这个契机,唐城兜兜转转的琢磨了很久,主动收留周红妆,并不是因为周红妆那张英气十足的面孔,而是周红妆曾经是上海地下党外围成员的这个身份。唐城主动收留和救治周红妆,完全是打着一石二鸟的想法,其一是为了让张江和这只孤雁有机会能跟地下党拉上线恢复联系。其二便是唐城一直在琢磨的事情,主动露出周红妆这个破绽给汉斯,这样才好跟汉斯彻底拉上关系。

    事后证明,唐城的想法是正确的,原本并不是很信任唐城的汉斯,在唐城主动袒露周红妆的身份之后,不但为周红妆办理了一份德国情报部门在华外围成员的身份证明,还向唐城表露了约瑟夫的身份。有周红妆这个把柄在手里攥着,汉斯这个中国通,就不怕唐城会对自己不利,但他并不知道这个把柄,却是唐城主动送给他的。

    唐城从未真正相信过汉斯,尤其在他得知汉斯是为德国情报部门工作之后,纵然这个时代令很多人不得不做出违心之举,但唐城并不认为一个跑来中国从事情报工作的外国人会成为自己真正的朋友。唐城一直觉着,自己和汉斯之间就是**裸的利益联系,尤其在那个犹太小女孩爱丽丝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唐城认为自己和汉斯之间的利益联系似乎更加稳固了。

    突然出现的犹太小女孩爱丽丝,在唐城看来,便是自己一直等待的那个契机。因为爱丽丝的出现,唐城不再担心汉斯会出卖自己,或是用周红妆原来的身份来要挟自己。因为爱丽丝的出现,让唐城意外知晓汉斯和约瑟夫并不是真正诚服德国纳粹政府,而这一切被唐城反复分析推演之后,就给了他向许还山吐露某些敏感内容的动力。

    一件几个月后才会发生的事情,被唐城说的合情合理,跟唐城分开之后的许还山马上紧急联系了自己的上线,并通过特殊渠道将消息传递到了南京地下党组织高层的手中。暂时选择蛰伏的南京地下党也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给弄懵圈了,只是经过一轮简单的讨论,他们中的很多人便认为这个消息只是无稽之谈,南京可是国都,就算国民政府不给力,那些在南京城里有着领事馆的外国列强也不会坐视南京出事。

    将消息透露给许还山的唐城,自然不会知道后续发生的这些事情,因为就算他知道了南京地下党组织的态度,也是无能为力横加干涉。两天时间很快过去,唐城三天前找的那家木器店派人来送货,紫檀料打制的首饰盒和手串多达十几件,而唐城最喜欢的却是那两对紫檀料的木质文玩核桃。

    “叔,这可是个好东西,经常把玩这东西,不但可以练手,还可以预防很多病症。”跟木器店来的人结清了余款,唐城将其中一对紫檀核桃塞给了张江和。周红妆对这些不感兴趣,但还是被唐城强塞了一个首饰盒和一串紫檀手串。“拿着吧,这东西原本就有你的份!好好收着,以后能值点钱。”唐城的不容拒绝令周红妆只得收下那个首饰盒和手串。

    张江和对唐城的不务正业很有些恼火,只是等他一手一个攥着紫檀核桃把玩一阵之后,也渐渐喜欢上了这东西。紫檀生长缓慢,几乎属于不可生资源,唐城折腾这些东西,自然也是为了以后着想。见张江和并没有因此说教自己,唐城便像是脱了缰绳的野马一样,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通过中人又弄来不少的紫檀木料。

    “处座,按照你的要求,我手下的人一直盯着那小子,不过那小子这几天的活动轨迹,有些出乎咱们的预料。”情报处大楼的处长办公室里,曹万春将一本记录放在办公桌上,面色沉静的处长打开记录本,只是草草扫了几眼,便随手将记录本扔在一边。曹万春见状,便轻声言道,“也不知道那小子是中了什么邪,这几天都在找人到处搜集紫檀,不管是大料还是边角小料,他都要。”

    曹万春说话的时候,一直在留意处长的反应,从那晚张江和在会议室里拍了桌子开始,唐城就没有再来过情报处大院。面前这位处座大人叫自己安排人盯着唐城,曹万春也猜不出这趟差事纠结是好是坏,只能交代手下人在盯梢唐城的时候,一定要做好记录。只是按照曹万春的经验来看,这两天正对唐城的盯梢是失败的,因为那小子身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值得盯梢的地方。

    每天要到太阳高升才出门,即便出门也只是跟几个木料中人喝茶聊天,要不就是去那几个固定的木器店转悠,曹万春此刻唯一关心的事情,就是那小子收集这么多的紫檀料要做什么。“继续派人盯着那小子,张江和这次吃了这么大的亏,我就不信那小子能一直这么沉得住气。”略微思索之后,处长给出的回答出乎曹万春的预想。

    可处长的命令便是如此,曹万春只能附和不能抗命,而且他已经从处长的表情看出,盯梢唐城并不是要对那小子做什么,说不定这是处长对那小子的一种保护手段。这几天过的很是悠闲的唐城,还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梢,他这几天都忙着收集紫檀料,整日里忙进忙出的看着很是忙碌。

    南京虽说是国都,而且居住在这里的达官贵人不少,可有意出售紫檀料的人却寥寥无几。唐城这两天煞费苦心,找了不少木料中人找寻紫檀料,甚至还找了古玩行和当铺的熟人帮忙,结果也只收购来只够做几扇屏风和一些小摆件的紫檀料。大把的法币出手,换来眼前这些紫檀料,周红妆和张江和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是高兴还是心疼。

    “看那你们那眼皮子浅的劲头!”始作俑者的唐城并不接受周红妆和张江和两人的指责,而是振振有词的跟两人开始激辩起来。“这法币见天的贬值,虽说眼下贬值的速度还不算快,可是就照这样下去,说不定那天这法币就不值钱了。银行早就停了法币兑换黄金和外币的业务,如果不早早把这些法币花出去,难道还要留在手里等着变成废纸?”

    唐城手里有不少法币,有他从上海带回来,还有那晚从赵山海保险柜里抢来的。虽说张江和不知道唐城手里还有多少法币,但法币贬值却是个不争的事实,所以唐城这么说,张江和一时之间也想不出该如何反驳唐城。“再说了,不是您老人家要我留在家里,别出去惹事的吗?那我在家里折腾这些木头总是可以的吧?”

    唐城近乎无赖般的狡辩,让张江和很是无语,可是唐城脸上这幅模样也的确欠揍,恼羞成怒的张江和随即不管不顾,直接招呼周红妆帮忙按住唐城,然后狠狠赏了唐城几记爆栗。带着命令来张家的姚秘书,走进张家的时候,就正好赶上这一幕,一家三口笑闹城一团的场面,看的姚秘书哭笑不得。
猎谍》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heqike.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