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市井之徒 > 第0257章 走一步看一步

市井之徒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市井之徒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0257章 走一步看一步

    别墅内陡然陷入寂静之中,静的可怕、静的吓人。

    吴兰的全身力气霎时间被抽空,身体向后一栽,瘫软到沙发上,女人之所以是女人,是因为即使铁石心肠过后,心底里还有一丝柔软,这么多年来,周腾云对她置若罔闻、没有给她爱、没有给她家,最起码做到逆来顺受,从不还口。

    可今天,居然口口声声说要杀了她!

    吴兰眼中补上一层浓雾,低着头,呆呆的笑着,像是个疯女人:“好啊…好啊,这么多年你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为了那个女人要杀了我,是不是等我死后,让她成为这栋别墅的女主人”

    周腾云全身颤抖,已经没有足够思考能力。

    他懒得搭理吴兰。

    低头重新看向屏幕有。

    画面再次跳转。

    变成唐建一行人冲进来,手持摄像机、强光手电,还打算让尚扬分手,让唐建抢他的女朋友,却没想到被尚扬捷足先登,把自己的女人给抢了,可笑自己、可恶至极!

    可他还有点不甘心。

    这一切都是假的,假象。

    但画面已经变成,唐建坐在沙发上,尚扬身着简单从里面走出来,最后出现的人是唐悠悠,她进入房间时所穿的衣物不见了、那身忧郁消失了,裸露着两条纤长美腿,穿着一看就知道是男人的衣物,她好像很痛苦,每走一步都很吃力,却还一步步向沙发走去。

    “她被那些人给伤到了!”

    周腾云脑中冒出这个想法,随后就连自己都觉得可笑至极,大家都是成年人,发生什么心知肚明,唐悠悠的身体状况,也是他一直守候的美好!

    身体颤抖幅度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任谁也想象不到,这市里,还有敢动他周腾云的人,冯玄音牛么哪怕以手段残忍著称,也不敢对他有半点过分伤害,李振乾牛么那个老头也不可能说来找他麻烦,可就是尚扬,一个惠东市内,不大的市井小人物,居然敢碰自己的女人!

    他伤心欲绝的喃喃道:“唐悠悠,你为什么辜负我”

    “难道你没有辜负我,周腾云”

    单人沙发上的吴兰扭头质问,眼泪已经变成两串,不断向下流,她就知道,一定是因为那个女人,咬牙道:“当初我是黄花大闺女,嫁给你毫无怨言,可你倒好,坐稳了位置一脚把我父亲踢开,并且为了这个女人,完全忘记了你还有结发夫妻,你还有人性你他妈还算是个人”

    “嘭…”

    周腾云终于放下手机,向后一靠,双臂摊开,胸前起伏,望着上方的水晶吊灯。

    “呵呵呵呵…”

    笑着,傻了一般,笑声很大,在别墅内久久回荡。

    “你不要跟我装疯卖傻,你要杀了我,好,来,来吧…但我告诉你,你做过的所有事,都会遭报应!”

    吴兰疯狂的咒骂道:“你是怎么坐稳的公司是怎么把我父亲当枪使又是怎么让公司那些元老都解甲归田,就剩下几个不大不小的蚂蚱!当初拆迁的命案、竞标时怎么威胁对方的儿女旅游景区建设怎么在夜里刨别人家祖坟周腾云,我最后提

    (本章未完,请翻页)

    醒你一句,你会遭报应的!”

    声若闷雷,字字回音。

    “呵呵呵呵…”

    周腾云笑着笑着,陡然收住笑声,坐直身体,抬手把眼镜摘下来,长时间戴眼镜而变形的眼睛眯成一条缝,与平日里所有人认知的周总判若两人,脸上也看不出愤怒,而是还未完全消散的笑容。

    笑的令人通体冰冷、笑的令人不寒而栗。

    很阴翳、很冷漠。

    盯着吴兰,冷淡道:“是啊,你不提醒,我都快忘记,我曾经也是个恶人!你以为,要不是那个死老头子手里的股份,当初会娶你”

    事情人人都知道,可一旦说出来,会变得很伤人。

    与他生活这么多年的吴兰,还从未见过他这副样子,眼里闪过一丝惊恐、一丝畏惧,被这双眼神看的,仿若置身在九幽地狱,令她想逃、逃走,身体都下意识的向沙发里退了退。

    周腾云缓缓站起来,甚至很有闲情雅致的整理下自己的衣服,目视前方,一往无前道:“人们都知道我周腾云儒雅、斯文,可我更知道他们是捡好听的说,背地里都笑我懦弱、无能,殊不知,我只是想换一种方法而已,想看老实人发火恭喜他们,成功了…”

    话音落下,空气都跟着瑟瑟发抖。

    他脸上出现前所未有的厉色。

    确实,周腾云的很多事迹都在流传。

    比如唐建的胳膊被打断,他却没有言语,反倒是把尚扬收入身边。

    在董事会上,公司的张总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发飙,让他毫无威严。

    可殊不知,这世界上能忍的人…才是最可怕的人!

    “你…你要干什么”

    吴兰被他陡然散发出的气势,压的快喘不过气来,惊恐的质问,用仅剩下的一丝骨气,抬手指着他道:“我…我告诉你,别轻举妄动!”

    “这么多年骂我,骂的舒服”

    周腾云冷笑一声,随后一步步向吴兰走进,吴兰吓得双腿已经拿到沙发上,想躲,无路可多,只能是嘴里不停的警告。

    周腾云置若罔闻,走到身边,弯下腰,抬手捏住吴兰双颊:“吴兰,你记住,从老周突然离开那天我被迫继承家业,我的生活就已经被毁掉,这个世界是以我为中心,我活着,是为了让它更有意义,我儒雅,是为了让它更和谐,一旦我疯狂,这世界也会分崩离析!”

    狂妄,狂妄至极。

    事实上。

    周腾云父亲的车祸离世,确实改变了他自己设定好的轨迹,他是谁惠东市第一批留学生,思想受到洋文化冲击,回国后是当初有名的浪荡公子,被迫接受家族企业那天,一夜间成熟,没有人看他出现在夜场、没人看他朝三暮四,殚精竭虑、兢兢业业,与之前判若两人,天壤之别。

    “人这辈子,要做太多不想做而又不得不做的事情!”

    周腾云捏着的手越来越用力,声音也变得越来越…阴阳怪气!

    吴兰大腿颤抖,越发不认识这个男子,呼吸都快被吓停。

    他缓缓说出憋在心里多年的话:“生活…呵呵,不过是我手中的玩具罢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为何能让它成为我的主宰”

    他把手松开,拍了拍吴兰脸蛋,微笑道:“从现在开始,别说话,如果让我听到一个字,这辈子都别开口了,懂么”

    吴兰已经被吓得魂不附体,哪还敢否认。

    “乖!”

    周腾云病态的站直身体,转身看向窗外,眼里迸发出一阵阵寒光,这个名义上的老实人确实怒了,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是人生最不能容忍的两大恨事,如果谁被带了绿帽子,还能彻底冷静下来,倒不如找个湖跳进去淹死。

    唐悠悠的意义则不一样。

    是他的灵魂伴侣、是他的红颜知己。

    “哒…哒…”

    他抓起电话,一步步走出去。

    离去的身影仿若把别墅内的空气全部抽空,让人呼吸越发困难。

    吴兰听到门外响起车声,身体这才一颤,恍恍惚惚从震惊中缓过神,变得非常凌乱,她只是个家庭妇女,再如何恶毒,与周腾云都是云泥之别。

    “疯了…疯了…周腾云疯了!”

    吴兰盯着茶几,神神叨叨的开口,全身仍然止不住颤栗,猛然回头,见院子里的车已经被开走,慌乱站起来,顾不上一切,连鞋都没穿向楼上跑去,跑出几步摔倒在地,站起来继续跑。

    刚才的眼神、神情、语气,全都印在心中。

    害怕,非常害怕。

    觉得这里是牢笼,是血盆大口,随时准备吞噬自己。

    跑到楼上卧室,进门反锁,背靠着门,呼吸越来越急促,看着床头,床头有座机,瞬间缓过神,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了,说不准哪天周腾云发现自己的问题,也会露出这般表情,然后弄死自己。

    迅速跑过去,拿起电话拨出去。

    几秒之后。

    “喂!”

    “小年…小年,是我,吴兰!周腾云疯了,他有病了,你在哪,快点来接我,咱们跑吧,必须得跑了,快点接我…”

    吴兰已经崩溃,语速极快且杂乱无章的喊道。

    “唰…”

    听到这话,电话那边略显肥胖的身影,脸色顿时变得苍白,没有情绪激动,显得非常冷静,也不能称之为冷静,而是这件事在心里憋得时间太长,终于得到解脱!

    电话那边的人不是别人,能叫小年,整个惠东市,也只有尚扬的兄弟,临水县自称丁三郎的丁小年!

    “你说话,到底听没听到我说话!”

    吴兰嚎啕大哭,她崩溃了,周腾云这样是因为唐悠悠,虽说不知道发生什么,可事情已经发生,周腾云一旦把邪恶的一面展露给自己,就说明他不准备继续忍了,后果不堪设想。

    丁小年缓了半天,悲凉开口道。

    “跑可以,但冯玄音,能让你跑么”

    听到冯玄音三个字。

    崩溃的吴兰顿时愣住,现在周腾云还不知道自己出轨,可冯玄音,真的能让自己跑么

    “嘭”

    她双腿一软,坐到地上。

    电话另一边的丁小年再次开口:“等我吧,现在去接你,走一步看一步…”

    (本章完)

    
市井之徒》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heqike.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